威马上市路漫漫:历经11轮融资,或转战港股

新势力中,第一梯队“蔚小理”均已在美国上市,其中小鹏、理想先后在香港二次上市。如今,第二梯队中被“掉队”的威马斩获近一年来新势力最大的单笔投资,上市再次被提上日程。

日前,威马宣布公司预计将获得超过3亿美元的D1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领投,参投方还包括广发信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美元投资机构等。威马随后将会与其他数家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签署D2轮融资协议,预计本轮融资总金额将达约5亿美元。

威马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晖表示:“本轮投资是过去12个月中,国际资本市场对中国本土新势力纯电动整车企业的最大金额私募股权投资。不仅极具市场象征意义,同时将对威马在无人驾驶的持续研发方面带来关键性支撑,进一步确立威马在智能科技与产业布局方面的领先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本轮融资中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都大有来头。其中,电讯盈科是中国香港最大的通信服务供应商,也是亚洲主要综合通信服务公司,其主席兼行政总裁为李嘉诚之子李泽楷。

信德集团是一家具备领导地位的上市大型综合企业,核心业务包括地产、运输、酒店及投资。创始人是有“澳门赌王”之称的何鸿燊,目前由何鸿燊之女何超琼掌舵,同时还有何超蕸、何超凤多位家族成员担任集团高管。

有了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的资本支撑,业界认为威马被搁浅的上市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并瞄准了港股市场。

科创板无望或转战港股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8月威马就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跃马资本,共融资10亿美元;2017年12月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百度资本、百度集团等,共融资10亿美元;2019年3月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百度资本、红杉、钜派等,共融资30亿元人民币;2020年9月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上海国资投资、上汽、百度、海纳亚洲等,共融资100亿元人民币。

据统计,威马自2015年成立以来,除授信外,已经完成了11次融资,融资金额将达到350亿元。不难看出,威马背后资本阵容强大,不但获得了国家资本的认可,也收获了地方政府产业基金支持以及互联网巨头的垂青。

尽管如此,威马也没有成功上市。

2020年9月,威马完成了100亿元D轮融资后,便开始筹备在科创板上市,立志成为“科创板汽车第一股”。彼时,吉利也递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零跑、爱驰等新势力也曾发出过在科创板上市的信号,纷纷抢滩“科创板汽车第一股”。

今年1月,据证监会上海监督局发布的《中信建投关于威马智慧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公示》显示,威马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上交所即将受理其递交的申报材料。

祸不单行,今年4月,监管层对A股IPO审核全面从严,对企业的科创属性要求提高,上市门槛随即变高。6月,竞争对手吉利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截至目前,威马科创板IPO再无新进展。

业内人士表示:“根据证监会发布的管理办法,招股说明书引用的财务报表的有效期为6个月,特殊情况下可适当延长3个月。现在已经超过了该时间范围,也就是说,威马科创板IPO已经失败了。”

而公开资料显示,9月份威马的注册资金由12.09亿元降至6.89亿元,董事团队也有9人退出。对此,威马汽车方面回应称:“本次注册资本变化是公司基于战略需要与自身业务实际发展需求而做出的正常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和小鹏赴美上市前也曾调整股权架构,搭建VIE架构。业内人士表示,“威马资金、股权调整,也获得了港澳资本支持,很可能会在香港上市。就行业而言,无论是美股、港股还是A股、科创板,新能源汽车都是热门板块。”

再融资 欲重回第一梯队

“威马没有掉队。”今年7月,沈晖曾回应了外界对于威马的质疑。外界之所以认为威马“掉队”,与销量下滑不无关系。

数据显示,今年9月,蔚来交付1.06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25.7%;小鹏汽车交付1.04万辆车,同比增长199%;理想汽车交付0.71辆车,同比增长102.5%;哪吒9月销量0.77万辆,同比增长281%。

今年1-9月,蔚来、小鹏、理想交付量分别为66395辆、56404辆、55270辆,哪吒也累计交付了41427辆。反观威马,今年1-9月累计销量仅为29043辆,虽然超过了去年全年销量,但远不如“蔚小理”和后起之秀哪吒。

销量距“蔚小理”甚远,威马财务状况也堪忧。根据信德集团发布的财务资料显示,2020年全年,威马税前亏损净额为54.847亿人民币。从2017年初到2020年9月,累计亏损114亿。上市辅导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威马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2.14亿。

不过,威马汽车CFO毕仕宇曾表示,“2021年以来,汽车行业持续受到芯片及关键零部件短缺的影响,但是依靠核心管理层在行业20余年的深耕和丰富的经验,我们克服了运营带来的挑战,成功达到现金毛利为正。”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威马经历了11轮融资,融资数额其实不少,但之前威马一直走重资产模式,选择自建工厂和研发中心,投入相比选择代工的新势力要多,亏损也会加剧。目前除了特斯拉以外,还没有新势力实现真正的盈利。其实,新势力在进行多轮融资之后,融资能力会逐渐变弱,需要上市来获得更多资金。威马上市之后确实会解决资金困境,但重回‘蔚小理威’格局还需要从产品、渠道着手。”